?

電視新聞節目主持人的采訪技巧(二)

  • 發布時間:04-23 20:05
  • 新聞來源:
  • 責任編輯:王婧

    二、特大災難采訪之道——此處“無聲”勝有聲


    新聞采訪是一門綜合性的學問。一個富有經驗的采訪者,必須廣泛了解心理學的知識,能夠適應采訪環境的變化,及時調整采訪策略,以變應變。就特大災難的采訪活動而言,更是一項高智商的勞動,需要采訪者具有豐富的采訪心理經驗,以應對各種特殊的采訪對象。

    鳳凰衛視記者陳曉楠在北川中學臨時授課點采訪時,曾觸及到孩子們的心靈傷痛。這位記者在災區日記中予以了反省:“是啊,我該問嗎?我怎么能問出口?”在她看來,問出那個世上最殘忍地震問題:“地震的時候你在哪里?”這句話,像一把刀子,開啟生命最黑暗的回憶。

    的確,汶川特大地震采訪,無論是采訪的事件還是對象,均與以往的采訪有很大的區別。常規的采訪技巧,已經很難適用,客觀上要求采訪主體自覺地轉換角色,設身處地為被采訪對象考慮:如果是自己的家人危在旦夕,需要保持有限的精力;如果救援者爭分奪秒搶救的是自己的家人,我們還會忍心占用寶貴的時間,讓死神威脅他們嗎?這顯然是需要現場記者必須時刻捫心自問的。

    如何做好特大災難事件的采訪,成為業界和學界探討的一個頗具現實意義的話題。筆者的建議是:“此處無聲勝有聲”,當是這類采訪的首要原則。采訪中的“此處無聲勝有聲”,并非取消記者的提問權,更不是用啞語來采訪和報道,而是盡可能做到惜言如金,用最少的提問,捕捉最多有報道價值的信息。  


    (一)用眼睛采訪


   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,也是交際的工具。聰明的眼睛會說話,聰明的記者當然也要善于用眼睛采訪。“記者只有在現場中學會觀察,善于觀察,不斷發現更多的新聞事物,運用恰當的思維方式去挖掘事實所蘊含的更深的新聞價值,才會寫出準確、鮮明、生動、形象的新聞作品。”

    地震災區的采訪,記者不是主角,采訪活動應盡可能克制。此時的記者,可以當旁觀者,可以適當地以提問的形式采訪,但要用眼睛觀察,以自己發現事實為主,而不是問出事實。中醫診斷講究“望聞問切”,“問”只是醫生“采訪”的四種方法之一,問排在第三,足以證明問不是最關鍵更不是獲取信息的惟一途徑。記者的提問,同樣是采訪的一個環節。許多有價值的信息,離不開記者的觀察。我國名記者之一的紀希晨先生也說過:“在許多場合下,連口問、耳朵聽都鬧不清楚的東西,許多說不清楚、聽不明白的問題,到現場一看,就一目了然了。”

    學會用眼睛采訪,需要記者細心觀察,用自己的眼見向外界報道。即便是對聲音要求較高的廣播電視媒體,其記者的采訪也要盡可能使用自己,然后再用自己的嘴巴來報道。對廣播電視記者而言,此處的“無聲”勝有聲,主要指直接提問的最小化。


    (二)用肢體語言采訪


    按照勒溫(K·Lewin)心理動力場的觀點,人的行為是遵循B=f(P·E)公式進行的。這個公式告訴我們,環境在一個人的行為表現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“記者在進行采訪時,有必要主動地對采訪環境做出適當的調整和完善,通過這種無聲語言來消除被訪者緊張抗拒的心理,同時也體現對被訪者的尊重。”

    無聲語言采訪,除眼睛外,還有肢體語言的采訪。許多時候,記者的一個肢體動作,譬如點頭、微笑,鼓勵的眼神,等等,對被采訪對象來說,同樣是一種提問。肢體語言采訪,在常規采訪中居次要地位,而在非常規采訪中(如特大地震的現場采訪)則可能躍居主要地位。恰當地運用肢體語言(含表情語言),對采訪對象產生的是潛移默化的效果。

    相對于有聲采訪,肢體語言的采訪,具有更多的細微性。比如,報道一個體質極度虛弱、正在接受治療的傷員,記者的一系列肢體語言,既可以撫慰傷者,又能夠贏得觀眾的好感。觀眾看電視,未必一定要聽到太多的同期聲,記者的解說和主持人的話語,以及專家的分析,都可以達到有效的傳播效果。現場同期聲,能采集到當然更好,不能采集到或者不適宜采集,并不會對電視直播造成太多的缺憾。相反,靠犧牲他人利益獲取的同期聲,才是最昂貴的信息。

    新聞采訪也要恪守人文關懷精神,以人為本,尊重人、理解人、關心人。亦即,“對采訪對象的生存狀況的關注,對采訪對象的尊重,體現對所有生命的憐憫和同情。做到這一點,盡量追求“此時無聲勝有聲”的采訪原則,少留遺憾給歷史。


分享到:

相關新聞

? 友乐广西麻将官方网站